导航菜单

【古典情缘】月下红雁(36)

  11179581-bfae74c935d5703a.png

  王直一听,登时慌了脚步,心下骇然:“这回又是谁死了?”他慌张四望,一只手死死按住怀中书卷。他想前去古庙看看,又怕被人抓回牢中,心中挣扎一番,当即飞身蹿入一个巷子里。

  一路上,他尽拣僻静处而行,东边墙角下一躲,西首屋檐下一缩,随后从一户人家中偷来一件衣服,换在身上,将头发弄得凌乱不堪,便随着看热闹的百姓一同前往翠笛巷。

  来到古庙门前,远远望去,但见门前布满了军牢快手,这些人大多与他相识,一时根本不敢再往前一步。

  他躲在人群中探头向前眺望,果不其然,古庙前正躺着一个死人,只是隔得太远了,又围满了人,根本看不清其面容。

  正在他惶惑之际,蓦然看见小巷尽头处出现一个神秘的身影,这人与众多看热闹的百姓不同,他的目光并不在庙前死人身上,而是直勾勾的盯着王直看。再一眨眼,那人影一闪,便不见了。

  王直眼快,但见这人衣着华贵,并非寻常百姓装束。他不禁心中一凛:“这人是谁?我这般打扮,难道还是被人认出来了?”他害怕极了,急忙掉头退出翠笛巷,头都不回一下,提气疾行,直奔向城门。

  不知为何,王直总感觉身后似有人暗暗跟着他。

浚河旁。举目四望,空山寂寂,这里已是荒无人烟的一片荒野。

  王直一屁股坐在地上,一时间气喘吁吁,口干舌燥。他定了定神,慢慢爬向河边掬水而饮。一眨眼间,猛见水中倒影中赫然出现两个身形魁梧的蒙面大汉。

  王直大吃一惊,倒影中,见二人穿的不是官服,忽然四手分从左右,抓向他后身。

  王直毕竟是行伍出身,他只惊慌了一下,随即镇定,喝问:“是谁?”

  他身形微侧,反手便拿二人手腕,跟着手肘撞出,后发先至,攻向二人的肋骨。

  这二人万没料到王直倒有两下子,只一瞬之间便即反擒为攻。他们各自后退一步,豁然一齐拔出身后大刀,瞪眼怒喝道:“把东西交出来!否则格杀勿论!”

  王直转身一瞧,不免恐慌,虽然他这擒拿短打的功夫了得,但靠的是灵动寸劲,而此刻手无寸铁,若正面徒手与两个手持大刀的大汉搏斗,稍有不慎,非得身首异处不可。

  王直忙道:“慢!兄弟与你们总瓢把子亦算相识,只是蒙冤落了草,身无分文。若高抬贵手,放我一马,他日兄弟翻身后,必当报答好汉!”

  这二人听了,喝道:“我们不要钱财,要你身上的名册!”

  王直一怔:“他们不是绿林道上的土匪?他们是......”想到这里,他不禁大叫:“你们是官家的人?是谁派你们来的?”

  这二人没有说话,挥舞大刀,便向王直袭来。

  王直逼的无路可走,大喝一声,便欲和他们拼命。

  猛然间,只见四下跃出来三五个人,身穿飞鱼服,手持绣春刀。霎时刀光剑影,寒光闪闪,这几人手起刀落,三下五除二,已将两个蒙面大汉斩首了。

  王直瞧得瞠目结舌,大叫:“锦衣卫!”他大惊之下,转身便欲逃跑。

  然而他话音未落,两个锦衣卫已然跃到他身后,一人一手,猛地按住他的肩膀道:“王捕头,我们大人要见你。”

  王直心头一愕,张皇道:“你们找错人了,我是本地的一个猎户,并不是什么捕头。”

  他出力强挺,说什麽也不肯屈服,顿觉肩上传来一股沉重的力道压将下来,犹如堆上了数千斤重的大石。他立即运劲反挺,但肩头重压,如山如丘,只压得他脊骨喀喀喀响声不绝,几欲折断,除了曲膝跪下,更无别法。

  他心中悲愤难以,忍不住大叫:“冤枉啊!这世道太黑了!”

  一个锦衣卫道:“你有何冤屈,和我们大人说。”

生路?”

  便在这时,只听喀喇一声,王直循声一转头,见大河边驶来一艘气派非凡的大船,舱门一开,跑出来几个身穿官服的兵勇。

  王直本来惊恐万状,但见这伙人不是县衙的人,当即疑惑重重,高声问:“你们是何人?”

  两个锦衣卫将他搀扶起来,似是在迎接船中走出来的人物。

  遥见大船的舱门之中,弯身走出来一个男子。

  眼下天色已晚,当头一勾凄清的残月。王直定睛望去,天太暗瞧不清其面容,依稀可见这人束发金冠,面白无须,眼若寒星,鬓角蓄满了白发。

  这人慢慢走近王直,四周顷刻布满兵勇,护其左右。

  王直心想:“好大的派头!这人能调动锦衣卫,官级远在郑太爷之上,想必是京城而来的大官!京官来到雾城却不露面,看来此案非同小可!”想着,不自禁摸向怀中书卷。

  男子上下打量一番王直,道:“你即便跑到天涯海角,他们也会将你抓回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天底下,唯有我能保护你。”

  说到这里,他沉默片刻,深叹了口气,又道:“这么多年,你是第一个进去的人......王捕头,你务必如实告诉我,你是怎么进去那旧宅的?”

  王直惊诧地望着他,双膝一软,当即跪下,大呼:“大人!冤枉啊!人不是我杀的!”

  男子冷冷的瞧着他,说道:“一个贪得无厌,勾引有夫之妇,一个无情无耻,背夫与人私通……死不足惜,我对他们毫无兴趣。我问你的是,你是怎么进去那旧宅的?你在里面看见了什么?又遇到了谁?”

狸精和他讲的故事,心中迟疑不下,一时也分不清眼前这人是敌是友。

  只见男子回身遥望天边,道:“你且在船上歇歇,慢慢想。这世道颠倒,苍茫大地一剑尽挽破,终得有人评一评理。”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