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杜佳:美国干涉香港始末——多年来的那些涉港法案

   07:52

  来源:观察者网

杜佳:美国干涉香港始末——多年来的那些涉港法案

  【按:笔者杜佳的上篇文章,关注CIA在香港的部署,它其实揭示了一个简单道理:美国数十年来,投入了许多精力持续在“经营”香港。】

  (文/ 杜佳)

  冷战时期,美国把香港作为远东的桥头堡和情报基地,向中国大陆、东南亚渗透;香港回归后,美国则希望香港变成中国大陆的头痛顽疾,以便不断撩拨,获得相与争锋的砝码。

  因此,在暗地里,有美国安排情报机构进驻;而在明面上,美国表达“关注”的重要方式,就是:国会立法。

  在香港回归前的布局:从《展望1997》到《香港政策法》

  八十年代,中英双方就香港的命运逐渐达成了一致。

  根据解密的CIA档案《香港:展望1997》(Hong Kong: Looking Toward 1997,发布于1988年12月),美方当时判断香港回归中国已不可逆转。

  2e4800062c4e47cfb9e4b3043fedeb83.png

  (CIA:《香港:展望1997》)

  但同时CIA也认为,香港的未来还有些许“不确定因素”。例如香港 “自治”到何种程度?中国政府是否会维持香港的“自由”?若香港本地人士对此感到不确定,就会或移民“出逃”,或打起“民主”的旗帜组织抗议;若外国资本对此感到不确定,就会将在香港的投资集中于短期赢利的项目,如金融、房地产,而不是诸如制造业、高科技产业这类需要长期经营的项目。

  CIA的判读,最终影响了美国的对港政策。

  1991年10月28日,《1992财年和1993财年对外关系授权法》(公法102-138)生效。对于“香港政策”,该法律规定美国应该鼓励英国政府,在香港建立完全的民主制度,以便香港在回归之前发展出“功能完整的民主自治”。

  1992年10月5日,《美国-香港政策法》(公法102-383)生效。和《与台湾关系法》(公法96-8)一样,该法律是美国处理与香港关系的纲领文件。

  c92db5c9604e4fe2b9a966150f8299af.png

  (美国国会:《美国-香港政策法》)

  虽然照理来讲,这种法律不应该存在,因为美国不需要直接同香港打交道。就涉港问题而言,香港回归之前,华府应该咨询唐宁街;回归后,华府应该找北京。

  但美国对自己全球干涉的能力一定非常自信,以致其敢于直接立法,光明正大地干涉他国内政。

  该法律直接反应了上述CIA对香港局势的判读,即美方首先确认了中英双方的谈判结果,但是关于香港的未来,特别是上文提到的“不确定性”,美方却有自己的说法。

  美方认为,香港的走向关乎美国利益,所以美国必须让香港的发展符合美国利益,“美国需要在1997年7月1日之前以及之后发挥积极作用”。

  “国会宣布,希望看到彻底贯彻《中英联合声明》。”

  《中英联合声明》反映了“一国两制”,美国对“一国”不感兴趣,它感兴趣的是“两制”,也就是回归后香港保持关税、财政、司法等治理体系的“独立”,以及贸易、金融的“自由”。

  “在1997年6月30日之后,美国应当把香港作为中国完全的自治地区”,“建立并扩展”与香港在各个领域的“直接联系”。

  那么要如何确保贯彻呢?美国国会祭出“民主”大法。

  “支持民主化是美国外交政策的基本原则。如此,该原则自然适用于美国的香港政策。在1997年6月30日之后依然如此。”

  CIA在报告中提到了香港“民主派”。也许在情报机构看来,这是一股可以利用的力量。于是到了1992年,“支持民主”被写进了法律,那么美国国家部门利用当地民主派搞事也算是“有法可依”了,尽管它依的是本国法,搞的却是他国事。

件。

  永远正确的理由:“保卫民主”

  在克林顿政府剩下的时间里,国会里的涉港法案、决议共105个。其中直接和香港有关的,而又被通过的法案有1个,决议有3个。

  5094b8bbe66e404f8993162cbb322347.png

  (克林顿政府1992年之后涉港决议和法案。)

  1994年9月18日,香港区议会举行选举。10月5日,美国国会参议院发布决议S.Res.265表示关切,重申“不遗余力地支持香港民主改革进程,随着1997年过渡的临近,鼓励各方保卫这些成果”。

  1995年9月17日,香港立法局选举,这是香港立法机构首次经选举产生,但也是殖民地时期的最后一届立法机构。对于这届立法局议员的任期,中英双方有争议,中方认为既然是殖民地的末代遗产,其任期应该在回归时结束。

  1996年6月28日,美参议院发布决议S.Res.271,呼吁中国政府履行香港“高度自治”的承诺,不要在回归时解散这届立法局。

  1997年6月27日,香港回归前3天,美国通过立法S.342(公法105-22),增加香港驻美国各经济贸易办事处的权限。经贸办事处是香港政府的派出机构。《香港政策法》规定,香港驻美各办事处属于“半官方性质使团”。因此1997年的立法,是在政策上细化、推动《与香港关系法》的规定。

  就在该法律通过的当天,美国参议院通过决议S.Res.105,要求美国政府行政部门继续贯彻《香港政策法》,同时呼吁中国政府不打折扣地执行“一国两制”,维持香港“自治”。

  总之,美方继续关注香港的“民主”,特别是“自治”,希望香港即使回归中国,也在真正保持“独立”,殖民地时期的各种政策能够延续下去。

  中国自有制度,国内治理自然不会去理会外国意见。香港回归的同时,殖民地时期的立法局寿终正寝,特别行政区的临时立法会开始工作。

  对此,1997年7月31日,美国国会个别议员抛出《中国政治自由法案》(105届国会H.R.2358,共同提案人包括现任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法案,拿香港立法会选举说事。 ,查看更多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