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安宁疗护 让生命的谢幕再温柔一点

?

紫月实习记者

8月9日,李老先生在床边的桌子上放了一块生日蛋糕。它是由护士站中的白色天使为他准备的。第二天是他85岁生日。

李先生虽然患有癌症,但精神状态良好。前段时间,他被北京大学首钢医院录取。单人间,房子外面有一个阳台,阳台地板覆盖着模拟草坪。他把手机放在医院病床头部的手机支架上。 “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床上,通常在医院预约三餐,偶尔也会用手机点一下外卖。”李先生和科技日报记者谈了很长时间,从退休前的科研工作到现状。几乎忘记了欢快的笑声和眉毛之间的平静。这是他的病床和安静的病房。

临终关怀病房可能是最接近天堂的。

让患者放松痛苦而不后悔

“宁静护理是指从生理,心理,社会和精神方面无法进行治愈性治疗,控制疼痛,缓解不适,帮助患者及其家人改善生活质量的终末期患者的积极护理,所以患者可以有尊严地完成最后的人生旅程。“李亚光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长期从事静脉保健研究。 8月13日,他告诉“科技日报”,中国人更熟悉的“临终关怀”只是一种平静关怀的环节。“

在国内外的临床实践中,通常从癌症领域开始安抚护理。毕竟,癌症是全世界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记者访问的医院中,临终关怀病房通常由肿瘤科医生,外科医生,疼痛医生,麻醉师,心理学家等组成,作为一个专业且相对密切的团队。

“让患者减缓疼痛,不遗憾是我们工作的核心原则。”北京大学首钢医院和平护理中心负责人王德林在接受“科技日报”采访时表示,终末期癌症患者是临终关怀医疗单位。服务的主要目标,从李老的老人到十几岁的孩子。自2017年成立以来,该医院拥有14张病床和14个病房,基本上已满载,病人已排队等候住院治疗。

同样,在北京海淀医院安宁病房主任秦元的办公桌上,还有一长串“住院治疗”。她说,仍有一些患者的生存期相对较长,但患有严重疼痛症状的患者也包括在主要目标人群中。肺癌末期哮喘等严重症状和癌症引起的恶性肠梗阻需要专业医生和一些基本治疗方法来帮助患者缓解疼痛。

除了医生之外,宁静病房的护士团队往往比一般的部门护理支付更多。除日常护理外,他们还充当伴侣甚至亲戚。李先生指着蛋糕,并对科技日报记者说:“我觉得家里不如这里好。”

“完成病人的愿望也是我们工作的内容,我非常感谢社会和学校的志愿者帮助病人实现未完成的愿望。”北京大学首钢医院和平医院护士长孙文熙告诉记者,中国人民大学两名志愿者已经联系了很多天,他们已经能够看到没有见过的朋友了。想了很多年。护士团队还帮助患者实现他们的捐赠愿望,并为相应的疾病研究做出贡献.

理解“放手”“易死”概念仍然需要受欢迎

虽然人们一直在努力抗击各种疾病,但仍有许多类型的疾病无法通过药物治愈。中国目前的老龄化状况和恶性疾病的高发率导致了大量的临终关怀需求。在某种程度上,“优秀的死亡”值得我们关注。

原因是长期忽视“善死”导致中国的死亡质量降低。 2015年,英国经济学人智库评估了80个国家和地区垂死病人的死亡质量,包括护理环境,人力资源,护理质量,护理的可负担性以及终末期患者的公众参与情况。第71位,与排名最后的伊拉克的差距并不明显。

王德林承认,“优秀死亡”的概念不足以渗透到人们的心中。在许多家庭成员眼中,只要有一丝希望,他们就不能放弃。事实上,患者自己的意见在过度治疗的选择中也很重要。在无法扭转潮流的情况下,最后一次是将身体充满管子,气管被切开,无法与亲人沟通,还是努力完成愿望甚至安排事情?患者及其家属也有发言权。

“我们遇到过很多患者。他们已经准确地了解到,积极的抗肿瘤治疗效果不明显,或者自身的身体素质是不能容忍的。盲目治疗只会增加疼痛,然后在临终前减轻症状,减轻疼痛。最明智的在有限的时间内选择。但家人不想“放手”。为了病人,我们会尽力说服我们的家人,但这最终是一个概念的转变,这需要人们逐渐提高他们的认识临终关怀,舆论和所有社会各方的努力。“王德林说。

幸运的是,近年来,国家和社会逐渐加强对临终关怀的重视,并在几个省市开展了试点。 2017年,在国家卫生监督委员会,北京市海淀区,吉林省长春市,上海市普陀区,河南省洛阳市和四川省德阳市等的推动下,开展了应急处理试点工作。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中国大陆有2342家医疗机构接受临终关怀;目前,上海的宁静治疗有76个试点单位,有890个机构病床和801个家庭病床,已经照顾了7,000多名垂死病人。北京首批试验共有15家医院。

今年6月,国家卫生和健康委员会启动了第二批安乐死治疗试点项目,包括上海市和北京西城区等71个城市(区),未来将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可以看出,虽然中国的临终关怀治疗起步较晚,但却充满了动力。

优化社会各方资源,解决发展困境

在第一次尝试的过程中,总会有一些困难。

“不合理的费用和报销,缺乏资金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李亚光指出,与其他部门相比,临终关怀不仅包括对患者身体方面的治疗,还包括人文关怀和心理调节。然而,医院经常收取治疗“身体”的费用,其他支持项目几乎没有收入。

同样,医疗保险报销也更“体”少“心”,商业保险和临终关怀的公益事业发展也相对滞后。资金不足困境的直接结果将是临终关怀不能“自力更生”。病房无法扩大,医疗设施和服务无法及时更新,因此临终关怀的发展受到限制。

“我认为应该适当调整成本标准,以改善医疗保障。”在李亚光看来,收费标准应该更加完善,涵盖涉及“心脏”的部分。在医疗保险方面,要进一步发展以基本医疗保险为基础的保障体系,辅以商业保险,基金会等社会保险,增加可以报销医疗保险的临终关怀项目,鼓励商业保险公司引进更多丰富多元化的临终关怀保险还应充分利用相关基金等慈善组织的资源,建立合理的准入机制,建立标准化的筹资机制。

应该指出的是,临终关怀领域的立法也是空白。

“中国应尽快出台相关法律法规,规范医生告知'坏消息'的方法和途径,让患者享有知情权和处置剩余生命财产的权利。有了法律。“李亚光说。

更重要的是,有必要建立一个专业的临终关怀团队。 “面对临终关怀医生的病人是关键和多样的,他们需要各个领域的复杂知识和能力。”李亚光建议,除了有意识地培养临终关怀专业人员外,还可以鼓励其他部门的医生兼职工作。作为安瓿。保护医生在短期内弥补人才短缺的不足。事实上,记者了解到的许多试点单位正在实施这种健康的人才共享和流通机制。

医护人员经常遇到障碍。已故患者的家属称为医院的海淀医院安宁护理中心。 “每一次,我都认为救助伤员是医务人员价值的体现,但我们'放手',让患者'走好'是我们医生的另一项责任。”秦元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