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直击七七事变现场!29军营长金振中口述实录:“宁为战死鬼,不做亡国奴”

编者按:82年前的7月7日,是中国人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天。在这一天,日本军国主义者发动了一场全面的侵略战争。中国人开始为国家战争而战,看到了自己的力量。这是中华民族复兴的极其重要的一页。

前线理论界(id:qianxiantheory)今天发表了7月7日事件见证人金振中的口述。金振中是驻扎在卢沟桥的第29军第27师的营长。本文首次出现在2007年第7期的《前线》杂志上。

fd12910a7bb542e0a9ff218903975ae7

二十九名陆军士兵在卢沟桥下守卫

1924年,我进入由冯玉祥将军率领的西北边防军干部学校。 1929年毕业后,他被宋哲元将军带入第29军第27师,并担任第3营的营长。

1936年春,第219团团长季兴文接替上乘指挥长兴卢沟桥。我被命令接管宛平和卢沟桥的防御,并守卫北京的西南门户。这时,日军已进入丰台,情况相当紧张。

当我到达卢沟桥时,我发现日军经常使用卢沟桥和宛平市作为想象的敌人进行演习。一开始是虚拟炸弹演习,然后它变成了一场实弹练习。日本的傲慢是非常傲慢的。我常常守卫士兵守护祖国的教育,并在整个营地前吃饭睡觉前提出宋宁元将军提出的“宁是战争死者,不是国家的奴隶”的口号,鼓励官兵杀人英雄的敌人。

1937年7月6日,大队旅长何继伟打电话要求219团注意监视日军的行动,并命令日军等所有官兵挑衅,必须坚决反击。三个营的官兵经常目睹日军的挑衅活动。他们非常愤慨,一致表示他们应该抵抗死亡,并希望与卢沟桥和宛平市一起死去!

7月6日午餐后,正在下雨。我换了便衣,去了铁桥以东约500米处的日本运动场,看日本军队的动态。就在卢沟桥火车站后,我看到日本军队无视雨水和泥泞的道路。卢古桥的目标是进行攻击演习。看到这种情况,我立即回到营中召开紧急军事会议,传达所有目击者,要求各公司为战斗做准备,并规定日本军队应该进入我位置100米范围内的位置射击,不允许敌人逃离我们的火网。

caa61c71da284796831b2e0ed68a4346

卢沟桥在“七七事变”爆发前爆发了

7月7日晚上11点左右,我突然听到朝日军演营方向的枪声。经过一段时间,晶晶办公室主任许先生说:“据日方介绍,他们的一个锻炼者被宛军市的华军抓获,他们要去城里去搜索。”在这黑暗的雨夜里,日本军队前往卢沟桥警方行使习明明,企图潜入宛平市。因为我们的军队严谨而且没有差距,所以它为日本士兵的失去找借口,并闯入城市寻找诈骗我的城市的机会。

我向局长回复了这种情况并明确表示我不应该听日本的谣言。刚放下电话,猛烈的枪声再次响起。炮弹跃入宛平城墙,营地指挥被6所房屋炸毁,造成2名士兵死亡,5人受伤。防御阵地的指挥官报告说,日本军队蜂拥到我的位置。我立即赶到城里指挥战斗,给敌人一个猛烈的攻击。

半夜凌晨两点,徐主任再次打电话说日本军队提出了两点建议:

(1)双方停止枪击,并各自返回在该阵地遇害或受伤的士兵。

(2)天明和双方都派出人员调查日军士兵的损失。

早6点由绥靖公署3人,日方3人,乘两辆汽车进入宛平城内调查。绥靖公署已同意这两项建议。8日晨6时许,果然由东驶来两辆汽车,在指定地点检查后,向宛平城开来。日方代表是日本特务机关部辅佐官寺平,冀察政务委员会顾问樱井,秘书斋藤。我方代表是冀察政务委员会外交委员会专员林耕宇,冀察绥靖公署交通处副处长周永业,河北行政督察专员兼宛平县县长王冷斋。

双方来到宛平县政府后,樱井便提出为使事故不致扩大,华军要接受以下三点:

(1)宛平县城内中国驻军撤退到西门外十华里,以便日军进城搜查丢失之日兵。否则,日方将以炮火把宛平城化为灰烬。

(2)昨晚日方所遭受之损失,应由中方负责赔偿。

(3)严惩祸首,最低限度是处罚营长。

我方代表对以上三点无理要求,十分气愤我按捺不住心中怒火,当即指出:

(1)丰台距卢沟桥八里之遥,又是雨夜,你们偏偏到我警戒线内演习,险恶用心已暴露无遗。

(2)你方丢失一兵有何凭据?何人作证?如真丢失,也应由你方带兵的人负责,与我方何关?

(3)你方军队驻在丰台,我方军队驻在宛平,而你方夜间炮轰宛平城和卢沟桥周围,民房被炸倒,军民被炸死,炸伤多人,惨不忍睹,应由你方赔偿损失。我军保卫国土,打击入侵之敌,何罪之有?你方才是祸首。

XX谈判于9:30左右开始,日军开始轰炸宛平市。炮弹袭击了县政府的角落。室内烟雾弥漫了。我们的代表非常生气,离开了会场。这时,日军袭击了铁桥的东端,战斗很激烈。我担心危险。我立即拿出了保卫城市的第九家公司,带领第九和第十二次甚至强烈的炮击,在铁桥的东端攻击日军。

经过两个小时的战斗,日军被两个华力击败。下午2点,日军队长尤达库发出另一封信,提出两点:(1)樱井等人立即返回,双方不准射击。 (2)保卫中国军队必须在当天下午5点之前撤离施华利以西的城市,以便日军可以到市内搜查,否则日军将向平平坪市拨出重兵。

:(1)宛平市和卢沟桥的维护者承诺与城市和桥梁共存,任何威胁都不能被吓到。 (2)樱井和其他人愿意和我的城市和桥梁一起生活。我希望你不要担心。

3042fe663eaa475093d0cd33e653587d

中国士兵在卢沟桥头的防御工事

8日晚6点,日军炮兵在我的卢沟桥和宛平城附近猛烈射击,直到晚上8点停下来。 9日上午6时,日军在清远丰台的军长指挥他的炮兵,疯狂地围绕城市和桥梁开火。我连续第九和第十二次领导,第12和右翼袭击了日本军队的左翼。

在11日的时候,我被迫全力攻击日军。 10日上午8点,日军队长余天口亲自走近前线指挥部,先是用强力炮火,城市和桥梁被炸毁分散。紧接着,步兵被战车覆盖以攻击桥梁。

最激烈的是铁桥东端的战斗。双方展开了激烈的肉搏战,最后日军占据了铁桥东端的位置。这时,已经是下午1点了,两支队伍已经筋疲力尽,相距400米,形成了对抗状态。

下午3点,第四组保安第二营曹英昌带领700多人看望我,并说第37师司令冯志安下令参加战斗。这增加了重新夺回铁桥的力量。

11日上午2点,各公司按照预定计划袭击敌人,日军占领铁桥发生激烈战斗。经过两个小时的艰苦努力,击败了日本军队并重新夺回了失地。

当我命令追击敌人时,我不愿意用隐藏的敌人手榴弹炸掉左腿的左腿。然后我拍了一把手枪子弹,用我的左耳和右耳钻了。士兵紧随其后抢救,带我离开战场,护送到长辛店站,并将他们送到保定医院接受治疗。

这个夜晚在全国各地的广播电台播出。第二天,全国各大报纸报道了第一版。

作者:Oral Kim Jin Jiang Yaxian在完成郭敬兴

该文发表在2007年第7期《前线》杂志上,“7月7日事件”口述记录的原始标题'

编辑:任正

布局:林苗苗

制片人:李爱玲

来自人民网络的图片

请注明微信公众号:前线理论圈(ID:qianxianthe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