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孔雀“见证”的爱情

?

孔雀“见证”爱情

新华社长春8月7日电(记者孟汉奇)你的中国情人节是怎么过的?吃烛光晚餐?认识电影?互赠礼物?

7日,在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的一个小村庄,一对“后90后”夫妇用“孔雀”作为纪念爱情的象征。

在延边市头道镇振兴村养殖基地,25岁的郑美玲正在喂养心爱的孔雀。 “美菱,看着我!”郑美玲抬起头,看见她的男友彭广鹏,学会了孔雀走路,她的表情和动作让她大笑。

孔雀式项链,贴在她身上。在记者面前,他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轻声说道:“美菱,中国情人节快乐!”

阎光鹏,郑美玲是共产党和龙电供应公司共产党服务队的成员。在村里的扶贫工作中,两人经常在村里吃饭和生活。在帮助村民摆脱贫困的道路上,他们互相认识。象征着美好爱情的孔雀是他们的见证。

2017年初,广光鹏刚到,他看不到孔雀的影子。在振兴村,房子陈旧破旧,道路上铺满了黄泥,农民养的牛羊也无精打采。

严光鹏跟随村干部回家记录了家庭情况,收入来源和贫困原因。从他们的眼里看,严光鹏看到了摆脱贫困的愿望。

为扭转局面,当地政府成立了稻鸭专业合作社和天然农民肥水稻种植专业合作社,采用量化参与的方式让农民参与。它还计划开发水产养殖业项目,如孔雀和冷水鱼。

米花香,孔雀来了,村庄正在悄然变化。与此同时,一个英俊的女孩即将到来。

国家电网和长电源公司增加了村里扶贫队员的投入。郑美玲就是其中之一。在一份工作中,她不小心摔断了腿。该公司希望她能照顾她的病情。她甚至带着拐杖来到村里继续工作。

严光鹏被这个坚强的女孩所吸引。业余时间,他主动帮她送米饭和水。这两个年龄相仿的人有无数话题,两颗心越来越近了。

在郑美玲的腿部受伤愈合后,两人成了恋人,他们的工作协调更加默契。

虽然孔雀来了,习惯于贫穷和白色生活的村民拒绝尝试新事物。严广鹏和郑美玲跟随镇干部收集贫困户信息,为他们寻找支持措施,并联系市场寻找销售渠道。

对贫困家庭的不了解使他们吃了很多关门。特别是“甄阿姨”文正秋,阎光鹏五次到家里找她,她不在家打开门,不耐烦又会舔几句不愉快的话。每当广鹏摸鼻子时,郑美玲轻轻握住他的手并陪他再试一次。真诚地,逐渐地,“阿姨”不再尴尬,村民们纷纷相信,试图加入养殖业。

当成熟的孔雀和香米从村庄运走,取而代之的是“真金白银”并送到村民手中时,香气扑鼻的人们变得越来越热情。

路上总会有一些颠簸。基层扶贫工作微不足道,有时候两个人焦虑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他们谈论愤怒,没有人会屈服。

两人之间最严重的争吵是五只孔雀死于疾病的日子。寒冷的三天零几天,在养殖室里,郑美玲心疼,泪流满面,冲着广鹏喊道:“我昨天看到他们有点不对,让你问专家看,你只是不要听着,这就是你说的咋做吧!“

严光鹏想说几次,但他很尴尬和疯狂。 “我很伤心过,孔雀也是我的心脏!”

这两个人后来很少提到这个问题,但他们只是更勤奋地经营着繁殖基地。

剩下的小孔雀逐渐长大,并在两人的心中打开了“致富屏幕”。他们有兴趣为记者描绘村庄的未来。过去,村里只卖了成年孔雀。这太广泛了。你可以考虑增加农业规模,发展旅游业,扩大孔雀蛋,孔雀和珠宝的产业链.

“孔雀双飞的开放式屏幕,锦缎就在跳舞。”对于严光鹏和郑美玲来说,摆脱贫困的工作与爱情是一样的。这是责任和感受,也是荣耀和梦想。 (参与撰写:郝培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