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东方红资产管理王延飞:关注行业龙头公司多维度精选投资标的

“目前,许多上市公司都非常值得投资。我们不判断头寸,而是从行业,管理,估值和盈利等多个方面选择优秀目标。基金王燕飞先生东方红资产管理公司经理认为,实施价值投资方式,中长期战胜市场是一个高概率事件。

9年前,王艳飞从复旦大学毕业后进入东方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获得管理学硕士学位。他一步步从研究员那里开始。现任公共股权投资部助理总经理兼基金经理,管理东方红产业混业基金。东部红色核心已经设立了三年的混合基金。

凭借出色的管理业绩,王艳飞于2019年8月被吉安金鑫基金评估中心授予“明星基金经理奖”。其管理的东方红产业升级混合基金荣获第15届中国基金业金牛奖“三年公开混合持续金星奖”和第13届基金行业之星奖“三年连续回报均衡混合之星”基金“基金业英华奖公募基金20年来“最佳回报混合基金”。

对中长期市场持乐观态度

但从宏观角度看,中美贸易摩擦将在中长期存在,未来外部环境仍将面临压力。然而,从王燕飞的角度来看,一些目标是“自下而上”,并对市场的中长期趋势保持乐观。其原因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宝山银行等类似事件的出现,导致部分资金从债券市场转向股息较高,股票较为稳定的股票市场;第二,未来A股的一些优质资产。它将继续受到外国投资者的关注。第三,一些周期性股票目前被低估,PB低于1.如果行业改善,竞争格局相对稳定,未来可能带来超额回报。

“我们不判断位置,位置一直处于相对较高的位置。”王燕飞说,虽然他没有在这个位置上抽时间,但他会做出一些动态的调整。前十大重仓股的集中反映了我们的预期。如果我们认为重仓股的预期收益率将来会下降,可能会被其他目标所取代。十大重仓股的集中度将下调。

王燕飞认为,在价值投资方式下,中长期战胜市场是一个高概率事件。从美国股市的角度来看,任何29年的股票回报都高于固定收益资产。对于股权资产,长期收益率必须高于固定收益资产。这只是时间问题。虽然预期回报率很高,但由于波动性存在一定的折扣。如果您在更长的时间范围内以高概率投资股票市场,您可以获得更高的利润。

上市公司价值的多维评估

多年来,东方红资产管理公司股权投资团队将投资重点放在选股上,建立了对上市公司的多维度评估。首先,选择一个幸运的行业。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在一个好的行业中,先入者能够有效地建立运营壁垒,而在一个不好的行业中,他们往往体现出后入者的优势。后期,成本优势和技术优势明显,市场集中度难以提高。第二,选择一个称职的管理层。企业要想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就要在有能力的管理者的推动下,逐步建成护城河。三是合理的价格和预期。即使是好的公司股票,价格也是合理的,有时会等待一个合理的价格出现。

王延飞以电器行业为例说明了如何判断行业前景,白色家电行业相对于黑色家电行业可以认为是更好的行业。首先,两类产品的属性不一样。白电属于耐用消费品,而黑电偏电子消费品。第二,行业内公司组成结构不一样。黑电大部分是国有企业,考核标准主要是规模而非盈利,从而形成了不同的激励机制。第三,黑电企业没有掌握核心组件的技术,即使是最简单的板卡,也依赖于其他公司。由于白电和黑电行业的差异,十年过去了,两个行业出现了很大的差异。

谈到周期股的选择,王延飞指出,周期股难免抵御不住行业的波动。行业景气度高时盈利能力强,而景气度低时挣不到钱。但是我们对每一轮的周期和之前的周期进行比较,总会发现有一些公司,其底部在抬升,振幅在缩窄,其背后其实就是壁垒的建立。今年其实很多大宗商品都处在历史偏低的价格水平,在这样的背景下也能发现一些公司,盈利和上一轮周期的相同位置相比,提升了不止一倍。

“目前市场整体的集中度在提高,小市值公司的关注度在下降,这其实为选股带来了估值上的难度。过去资金是分散的,好公司存在被低估的可能,而现在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小。”王延飞指出,过去市场上行业第一名的估值往往低于第二名,因为那时大家认为第二名有超越第一名的可能,成长的空间更大,天花板更高。但现在大家发现,行业第一通常比第二名更优秀,这样的共识无形中提高了优秀公司的估值。

追求长期大概率的投资回报

未来长期来看10%-15%是较为合适的预期收益率。东方红权益投资团队相信,长期投资能为持有人带来较好的回报,投资需要坚持并且等到收益兑现的时刻。短期进行交易,无论从交易成本上,还是精确度上,都很难达到理想水平。

东方红权益投资团队对投资回报有自己的考量方法,上市公司带来的收益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分红,另一部分是留存收益再投资获得的回报。投资一方面要考虑预期收益率,另一方面要考虑收益的实现路径。对于有条件分红而不分红的上市公司,团队会较为谨慎,因为这类企业可能对股东并不是很友好,没有充分考虑中小股东的权益。

王延飞认为,目前的点位上来看,很多公司是非常具有投资价值的。从实业的角度来看,很多一级市场的类似企业估值比A股更高。

谈到如何避免踩雷,王延飞认为主要是做到两点:第一,行业分散、个股集中,不会对某一个行业持仓很高,即使很看好也会控制在15%以下。第二,加深对公司的了解,拉长对公司的考察周期,做到跟踪三年以上才进行投资决策。

“GDP增速下降,对龙头企业是有利的。一方面,行业后来者居上的概率下降,龙头公司持续发展、不被超越的概率增加。另一方面,社会资源更多地向龙头公司集中。”王延飞指出,在投资实践中,他一般不区分白马股与成长股。从过往数据来看,白马股就是成长股,反而是一些号称科技类的公司,成长性一般。创业板的成长性不一定优于沪深300,尤其是在考虑了股东回报之后,因为很多增长是依赖并购的,而并购会摊薄股东收益。

(责任编辑:任刚 HF008)

济南睿兴医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