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刘遵义:中国经济改革没有输家

(新中国70年)刘遵义:中国经济改革没有输家

中国新闻社,香港,9月14日:刘遵义:中国经济改革没有输家

中新社记者曾平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香港中文大学前校长,经济学教授刘遵义最近在接受中国新闻社专访时表示,新中国经济发展中最成功的部分是每个人在这个过程中的利益和进步。经济增长。中国的经济改革没有输家。

信息:刘遵义。中国新闻社发布福田照片

刘遵义把改革开放视为新中国经济发展两大阶段的切入点。他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前30年并非完全没有成功。例如,第一个五年计划为重工业的后期发展奠定了基础;过去40年来经济的快速增长成功地使7.4亿人摆脱了贫困。跨越的贫困线是在2010年制定的。

刘遵义指出,新中国在过去70年的经济增长率超过每年8%。最成功的一点是,在这个过程中,每个人都在取得进步,每个人都从中受益,所以没有人愿意回去。

他认为这就是中国政府得到广大人民群众支持的原因。纵观欧洲和美国,这几十年也实现了长期的经济发展,但底层人民的实际收入可能不会增加。虽然中国社会中的贫富差距不大,但最低点也在上升。 “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不同。”刘遵义说。

在分析中国经济发展的历史时,刘遵义将这一过程概括为“没有输家的改革”。例如,他说,当包裹交付给家庭后,农民完成计划产出后,如果他们想做更多,他们将进入自由市场。如果他们不喜欢做更多,他们就不会像以前一样受苦,城市居民依赖农民的粮食产量。生活没有受到影响;在改革开放初期,所有工厂的材料和机械都是进口的,所有产品都销往国外。工厂可以赚取劳力,国内经济得到保护。

“保护的主要目标不是让失败者。”刘遵义指出,改革初期实施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的双轨发展至关重要,因为它可以保证维持最低生活水平。随着经济的持续发展,计划经济不再需要维持。

“据我所知,现在必须实施的唯一计划是环境保护指标,另一个是扶贫指标。”刘遵义认为,这一过程伴随着观念的转变。总的来说,改革开放不仅提高了每个人的积极性,而且为企业和家庭提供了一个相对自由的空间。此外,中国政府利用国民储蓄率高,大力投资基础设施建设,为经济发展铺平了道路。

这反映了中国体制的好处。刘遵义认为,中国经济取得了今天的成就,首先,政府有能力,有实力和勇气;其次,政府有长远眼光。

另一方面,中国奉行传统的中庸思想,重视平衡各方利益,在西方民主中似乎不是“赢家全部”。他认为重要的事情不应该由简单多数来决定。当双方打架“你死了活着”时,可能只会失去一点点的党不会承认失败。英国退欧之所以搞砸了,原因就在这里。

刘遵义支持中国经济继续扩大开放,因为已经拥有相当经济实力的中国面临着如何保持效率和保持竞争力的问题。如果你选择关闭自己的门,你可能缺乏进步的动力。根据国际经验,中国还应考虑垄断企业未来对经济发展的影响。

今年2月,当《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发布时,刘遵义表示规划纲要“相当于香港和深圳的硅谷和华尔街的集中”,预计大湾区将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引擎。他认为,深圳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开创性示范区建设与大湾区的发展并不存在冲突。这是中央政府希望大湾区多元化发展的又一次尝试。他对深圳的发展提出了三点建议:一是城市发展自由贸易区,关税降到零,货物从深圳运到内陆设置检查站。第二,前海的税率与香港一致,以吸引人才;第三,要实现通过深圳进出中国大陆的资金自由化,资金可能需要在深圳停留一年,并使用区块链技术追踪大量资金。

作为一位长期为中国政府提供建议的经济学家,刘遵义在20世纪90年代就汇率合并,强制外汇结算,应对东亚货币危机等问题发表了讲话,被中央政府采纳。他回忆说,在东亚货币危机期间,亚洲许多国家的货币贬值。那时,他们认为人民币不会贬值。由于中国仍然有外汇管制,但需要帮助出口商,因此建议将增值税从部分撤退改为全面撤退。我已经度过了风暴。

刘遵义出生于贵州省遵义市,1979年首次回到中国大陆。看到新中国几十年的变化,刘遵义觉得因为没有食品券而去北京没有高价,也没有小贩愿意把饼干卖给自己。在天安门广场,五分钟内只有一辆车,但现在距离已经很远了。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