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My God!被演员任泉“救了一命”,商汤科技成了“新贵”

  原创司晨财经2019.9.16我要分享

  一家差点“over”的初创AI公司,曾经遭资本市场”抛弃”。

  这家公司不仅活过来了,还成了资本市场的“宠儿”,成了光彩夺目的大明星。

  这家公司就是商汤科技!更值得关注的是,商汤科技估值75亿美元,成为当下最受青睐的独角兽。

  作为一家AI领域的初创公司,商汤科技凭什么在人工智能的舞台独占鳌头?

  

  商汤:潇洒背后差点“over”

  现在的商汤简直让人羡慕、嫉妒、恨。不过光环的背后,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商汤在2014年差点没活过来!

  据了解,IDG是商汤早期投资人之一。当时这家投资机构派出牛奎光和周全对商汤进行调研。结果发现,全球29篇深度学习的论文中,其中14篇是商汤一个团队发表的。

  看到论文数量后,IDG果断决定投资商汤,为公司估值2亿美元,当时连创始团队都觉得这个估值不可思议。

  另外一名计划同期投资的人说:当时我们没有完全看懂,他们确实有很多论文,但这看上去并不是一家独角兽公司。

  不久后,资本市场迎来一场寒冬。当商汤科技创始人徐冰与投资人讲超级计算机时,投资人经常反问:“你们是在做研究院还是在做公司?”

  此时的商汤陷入了迷雾与忧伤。让人意外的是,在商汤的危机时刻,演员任泉拉了它一把。

  说实话,任泉除去演员的光环,也是一位非常不错的投资人,从荧屏“小鲜肉”辗转成为一名顶级投资人。

  任泉认为:人工智能在10年周期上是绝对不可逆的趋势,一定会有下一个BAT级别的企业出现。

  在他看来,商汤在学术研究上已经有这样的征兆,没有人可以在学术研究上与之对抗。即便全球有,也是诸如谷歌、Facebook这样的全球巨头。

  问题在于,你会认同任泉的看法吗?

  按照徐冰的说法,任泉的投资给商汤送来了一笔雪中送炭的资金,没有这笔钱,就不会有商汤这家公司。

  早在1992年,商汤创始人汤晓鸥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攻读博士学位时,就开始接触人脸识别的算法。他获得博士学位后,先后在香港中文大学和微软亚洲研究院工作,继续从事计算机视觉相关领域研究。

  联合创始人徐立也是一位大腕,是一位年轻低调的计算机视觉科学家。不仅如此,商汤拥有一支50多名博士的强大团队,专注于计算机视觉以及人工智能领域,在人脸识别、人群分析、图像增强等以深度学习为基础的计算机视觉技术上,颇有造诣。

  这个团队曾在三大国际顶级机器视觉会议CVPR、ICCV、ECCV上共发表论文超过150篇,在亚洲企业中排名第一,世界范围仅排在谷歌、微软之后。

  科创“融资吸铁王”

  

  这两年,商汤显得格外活跃。无论是自身技术,还是融资都格外引人关注。

  真正的大爆发,跟9月5日一条大新闻必不可分。当天,商汤首席执行官徐立透露,获得软银集团等支持者投资,商汤科技估值已超过75亿美元。

  他特别指出,“作为一家全球最大的人工智能初创企业,商汤科技并不急于上市。”听到这个消息,外界颇为诧异,这是为何?

  事实上,这两年商汤融资可谓一路畅通。一组融资数据让人振奋:

  2014年8月,获得IDG资本数千万美元A轮融资。

  2015年11月,获得StarVC数千万美元A+轮融资。

  2017年7月,完成4.1亿美元B轮融资,是当时全球人工智能单轮融资最高纪录。

  2018年4月,完成6亿美元C轮融资,再次创下全球人工智能领域融资记录。

  2018年5月,完成6.2亿美金C+轮融资,估值超过45亿美金。

  2019年9月5日,商汤宣布获得软银等投资,估值超过75亿美元。

  看到这些数字,形容商汤是“融资收割王”一点也不为过。如此看来,投资人偏爱商汤不无道理。

  商汤在融资上似乎具备了一种超能力,其实商汤的技术实力也是可观的!在徐冰看来,这跟市场需求密切相关。

  他举例说,诸如监控安防类型公司,海康、大华已经成为上市公司。海康市值最高达到3千亿人民币,大华最高有1千多亿人民币市值,但他们身处的监控摄像头市场每年增量仅为10%到15%。但AI产业整个市场以每年超100%的速度增长。

  “今年市场10亿,明年30亿,后年90亿,再后年可能是200亿,这样的一个曲线增长的市场。”徐冰说。

  “最贵”初创AI实至名归?

  

  商汤是国内AI独角兽,也是2019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的上榜公司,在国内AI实力排在BAT、科大讯飞之后,位列第五,主要方向是人脸识别。

  该公司已经建设一个拥有25亿张人脸的数据库,具备4.1亿个独立人脸ID。

  商汤联合创始人徐冰说,商汤的单精度总算力已经超过国家超级计算无锡中心的超级计算机“太湖之光”。这足以看出商汤的实力强大。

  再举一个震撼的例子:2019年8月6日,商汤在深圳发布面向消费市场的刷脸产品:SensePass Pro,意欲把刷脸刚需化,推动整个AI消费市场升级。

  据了解,SensePass Pro拥有8寸超薄、搭载高清双目摄像头和深度学习的人脸识别算法,在通行场景中的精准识别和快速运行奠定了地位。

  SensePass Pro 可以存储人脸数据库,能够并行对多个通行人员的人脸进行自动抓取和识别;与数据库中的人脸信息进行比对,仅需0.3秒即可完成极速验证,识别准确率高达99.99%。

  徐立在新加坡举办的彭博Sooner Than You Think大会上表示,商汤科技利用筹集的资金进军半导体等领域,过去两年一直致力于开发人工智能培训芯片。徐立声称,这种芯片可能成为英伟达生产的行业领先产品的补充。

  很多人猜想,这背后能够借力的对象,极有可能是通过战略注资方式引入的全球通信巨头Qualcomm Incorporated。

  对于AI底层技术实力强劲的商汤而言,联合打通底层芯片这一核心环节之后,大批量的AI企业便具有了得天独厚的优势。在半导体受限于人,国家大力倡导推动发展的情况下,抓住芯片产业的发展机遇或许是商汤在做好人工智能的同时,能够取得飞跃的又一次重大机遇。

  据目前公开资料显示,商汤已和丰田、高通、OPPO、vivo、苏宁等多家知名国际企业达成合作关系。以丰田为例,商汤科技为其提供自动驾驶相关技术研发,并服务于丰田的全球市场。

  正因为如此,商汤科技的研发实力放在全球来看,也是屈指可数。

  回归商汤本身,无论是从科创力量、人才储备、市场需求,还是资本力量,未来发展都非常可观。对于估值超75亿美元你觉得算高估吗?

  或许未来,商汤发挥的能量远远不止这75亿美元,你怎么看呢?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一家差点“over”的初创AI公司,曾经遭资本市场”抛弃”。

  这家公司不仅活过来了,还成了资本市场的“宠儿”,成了光彩夺目的大明星。

  这家公司就是商汤科技!更值得关注的是,商汤科技估值75亿美元,成为当下最受青睐的独角兽。

  作为一家AI领域的初创公司,商汤科技凭什么在人工智能的舞台独占鳌头?

  

  商汤:潇洒背后差点“over”

  现在的商汤简直让人羡慕、嫉妒、恨。不过光环的背后,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商汤在2014年差点没活过来!

  据了解,IDG是商汤早期投资人之一。当时这家投资机构派出牛奎光和周全对商汤进行调研。结果发现,全球29篇深度学习的论文中,其中14篇是商汤一个团队发表的。

  看到论文数量后,IDG果断决定投资商汤,为公司估值2亿美元,当时连创始团队都觉得这个估值不可思议。

  另外一名计划同期投资的人说:当时我们没有完全看懂,他们确实有很多论文,但这看上去并不是一家独角兽公司。

  不久后,资本市场迎来一场寒冬。当商汤科技创始人徐冰与投资人讲超级计算机时,投资人经常反问:“你们是在做研究院还是在做公司?”

  此时的商汤陷入了迷雾与忧伤。让人意外的是,在商汤的危机时刻,演员任泉拉了它一把。

  说实话,任泉除去演员的光环,也是一位非常不错的投资人,从荧屏“小鲜肉”辗转成为一名顶级投资人。

  任泉认为:人工智能在10年周期上是绝对不可逆的趋势,一定会有下一个BAT级别的企业出现。

  在他看来,商汤在学术研究上已经有这样的征兆,没有人可以在学术研究上与之对抗。即便全球有,也是诸如谷歌、Facebook这样的全球巨头。

  问题在于,你会认同任泉的看法吗?

  按照徐冰的说法,任泉的投资给商汤送来了一笔雪中送炭的资金,没有这笔钱,就不会有商汤这家公司。

  早在1992年,商汤创始人汤晓鸥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攻读博士学位时,就开始接触人脸识别的算法。他获得博士学位后,先后在香港中文大学和微软亚洲研究院工作,继续从事计算机视觉相关领域研究。

  联合创始人徐立也是一位大腕,是一位年轻低调的计算机视觉科学家。不仅如此,商汤拥有一支50多名博士的强大团队,专注于计算机视觉以及人工智能领域,在人脸识别、人群分析、图像增强等以深度学习为基础的计算机视觉技术上,颇有造诣。

  这个团队曾在三大国际顶级机器视觉会议CVPR、ICCV、ECCV上共发表论文超过150篇,在亚洲企业中排名第一,世界范围仅排在谷歌、微软之后。

  科创“融资吸铁王”

  

  这两年,商汤显得格外活跃。无论是自身技术,还是融资都格外引人关注。

  真正的大爆发,跟9月5日一条大新闻必不可分。当天,商汤首席执行官徐立透露,获得软银集团等支持者投资,商汤科技估值已超过75亿美元。

  他特别指出,“作为一家全球最大的人工智能初创企业,商汤科技并不急于上市。”听到这个消息,外界颇为诧异,这是为何?

  事实上,这两年商汤融资可谓一路畅通。一组融资数据让人振奋:

  2014年8月,获得IDG资本数千万美元A轮融资。

  2015年11月,获得StarVC数千万美元A+轮融资。

  2017年7月,完成4.1亿美元B轮融资,是当时全球人工智能单轮融资最高纪录。

  2018年4月,完成6亿美元C轮融资,再次创下全球人工智能领域融资记录。

  2018年5月,完成6.2亿美金C+轮融资,估值超过45亿美金。

  2019年9月5日,商汤宣布获得软银等投资,估值超过75亿美元。

  看到这些数字,形容商汤是“融资收割王”一点也不为过。如此看来,投资人偏爱商汤不无道理。

  商汤在融资上似乎具备了一种超能力,其实商汤的技术实力也是可观的!在徐冰看来,这跟市场需求密切相关。

  他举例说,诸如监控安防类型公司,海康、大华已经成为上市公司。海康市值最高达到3千亿人民币,大华最高有1千多亿人民币市值,但他们身处的监控摄像头市场每年增量仅为10%到15%。但AI产业整个市场以每年超100%的速度增长。

  “今年市场10亿,明年30亿,后年90亿,再后年可能是200亿,这样的一个曲线增长的市场。”徐冰说。

  “最贵”初创AI实至名归?

  

  商汤是国内AI独角兽,也是2019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的上榜公司,在国内AI实力排在BAT、科大讯飞之后,位列第五,主要方向是人脸识别。

  该公司已经建设一个拥有25亿张人脸的数据库,具备4.1亿个独立人脸ID。

  商汤联合创始人徐冰说,商汤的单精度总算力已经超过国家超级计算无锡中心的超级计算机“太湖之光”。这足以看出商汤的实力强大。

  再举一个震撼的例子:2019年8月6日,商汤在深圳发布面向消费市场的刷脸产品:SensePass Pro,意欲把刷脸刚需化,推动整个AI消费市场升级。

  据了解,SensePass Pro拥有8寸超薄、搭载高清双目摄像头和深度学习的人脸识别算法,在通行场景中的精准识别和快速运行奠定了地位。

  SensePass Pro 可以存储人脸数据库,能够并行对多个通行人员的人脸进行自动抓取和识别;与数据库中的人脸信息进行比对,仅需0.3秒即可完成极速验证,识别准确率高达99.99%。

  徐立在新加坡举办的彭博Sooner Than You Think大会上表示,商汤科技利用筹集的资金进军半导体等领域,过去两年一直致力于开发人工智能培训芯片。徐立声称,这种芯片可能成为英伟达生产的行业领先产品的补充。

  很多人猜想,这背后能够借力的对象,极有可能是通过战略注资方式引入的全球通信巨头Qualcomm Incorporated。

  对于AI底层技术实力强劲的商汤而言,联合打通底层芯片这一核心环节之后,大批量的AI企业便具有了得天独厚的优势。在半导体受限于人,国家大力倡导推动发展的情况下,抓住芯片产业的发展机遇或许是商汤在做好人工智能的同时,能够取得飞跃的又一次重大机遇。

  据目前公开资料显示,商汤已和丰田、高通、OPPO、vivo、苏宁等多家知名国际企业达成合作关系。以丰田为例,商汤科技为其提供自动驾驶相关技术研发,并服务于丰田的全球市场。

  正因为如此,商汤科技的研发实力放在全球来看,也是屈指可数。

  回归商汤本身,无论是从科创力量、人才储备、市场需求,还是资本力量,未来发展都非常可观。对于估值超75亿美元你觉得算高估吗?

  或许未来,商汤发挥的能量远远不止这75亿美元,你怎么看呢?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