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海上记忆】上海女人们懂得,踩动缝纫机的青春芳华

?

原标题: [海洋记忆]上海女性知道如何踩踏缝纫机的年轻香气

现在年轻的母亲和女孩们,缝纫机越来越少了。可以说几乎没有。但是,他们的母亲,也就是我们40、50和60岁以后的老太太,大多数都是用缝纫机做衣服的好手。下一代,我们的母亲,但是他们不会,不是说他们不想学习,而是年轻的时候,家里就没有缝纫机了。啊!缝纫机的过去和现在的生活,二十或三十年的潮起潮落,变化如何如此之快,变化如何如此之大!

在1949年之前,直到1950年代,缝纫机仍然是非常稀缺的物品。不要说普通人在家中,裁缝大师中很少有缝纫机。在戏剧《上海一家人》中,女主人公去找一位专门从事旗袍和其他中国服饰的裁缝。老裁缝戴老花镜。他的女儿和若南,其中三个坐在砧板上,用了一根针。将衣服缝一针。后来,如果男装裁缝店逐渐开放,那么中西服都洗完了,那里有一台缝纫机。当时,只有那些经济状况良好的人才去时装商店买现成的衣服。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过去都是在裁缝店里买布的,毕竟便宜。至于里面穿的衬衫长裤,我是用缝纫针手工做的。

1960年代,上海开始购买缝纫机。我记得1963年,当时我初中三年级时,我一家人买了一台蝴蝶缝纫机。大厅里有20多个家庭。我的家人是第一个购买缝纫机的人。邻居们很羡慕。他们都来到我家看新鲜的食物,一边欣赏和欣赏它们,一边都想从自己那里买一个。您必须知道,人们的月薪只有30至40元,而一台缝纫机则要150至60元。真的很贵。但是精明的上海人是这样认为的。尽管他们花了很多钱,但全家的衣服还是可以自己做的。与购买现成的衣服或要求裁缝相比,他们将在几年内赚回来。越来越多的人想购买缝纫机,缝纫机开始进入千家万户。尤其是女孩,心中最喜欢的东西是缝纫机。结婚时,无论家庭经济状况如何困难,都必须购买嫁妆用的缝纫机,因此缝纫机供不应求。中百义商店出售后,总会有人提前获得新闻。清晨商店的门还没有打开,很多人挤在门前。商店的门打开后,由于担心落后,他们正奔赴地下购物中心。买不到。

在1970年代和1980年代,家用缝纫机的普及度在增加,并且变得越来越热情。该州必须出台新的规定,除了用钱购买缝纫机外,还要用优惠券。首先,它基于工业代金券(根据每个月的工资发放给每个人)。后来很遗憾,单位发出的缝纫票太小。一个讲习班有数百人,几个月后只有两个人。人们忍不住抱怨:“猴年”只能轮到您了。

说到缝纫机,我不得不谈谈布料店。当时,女人们漫步在南京路,跑得最多的是布店。由于使用了缝纫机,每个人都在制作自己的衣服。谁不想购买看上去又好又便宜的东西?百易店三楼,永安公司二楼,包大祥,新大祥,谢大祥和老酒轮都是这些商店里的人。他们在星期天几乎拥挤。陪伴妻子到商店的丈夫走到布店的门前说:“头也很大。”他们拒绝进去,只拒绝站在商店的门口吸烟,等待妻子出来。在商店中,在每个柜台和收银员之间,有一长条昂贵的电线用于支付,而装满钱和发票的铁夹在电线上,拥挤不堪。我不断地来回滑动,发出啸叫声,布料店的生意很好。如果有一块布出售,顾客就是一个队列。不是我沉迷于过去,很难想象如此热的场面。

我必须谈论当时剪下的衣服。在聪明的女孩学会踩缝纫机之后,剪衣服是一个大问题。做一件衣服,剪裁是基础,剪裁不好,衣服肯定不一样,上海人特别注意衣服。如果您去裁缝店剪衣服,则必须支付剪裁费,一件衣服要花一美元,然后剪裁费是一个三角形,这是另一笔支出。尽管许多人购买了各种裁缝书,但由于各种原因,裁员往往并不令人满意。商人迎合了精打细算的上海人的想法。城God庙购物中心首先推出剪裁的服装图案,两用衬衫,裤子,衬衫,连衣裙,男女老少,各种尺寸,各种尺寸。女孩们按照图案剪裁,仔细缝制,然后根据自己的喜好,或者绣花贴花,或者系上鞋带,这样她们制成的衣服,质量如何,时尚如何。更时尚的是,家庭衣着整齐漂亮,缝纫机已经世代相传。

那些欣欣向荣的人也用缝纫机缝制。大人的衣服被分解成儿童的衣服。大床的床单被分成小床,床和斩首床。即,将毛巾弄碎并制成布,然后除去掉的地方。堆叠时,有必要使用缝纫机来回缝制几次,这样更耐用。还有更聪明的人在用缝纫机绣花,这些绣花比手工绣花还要漂亮。如果使用常规缝纫机添加零件,还可以锁定衣服的裁切毛坯并节省大量金钱。缝纫机已成为每个家庭必不可少的帮手。

但是,在河东30年和河西30年中,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想到,缝纫机在不知不觉中从每个家庭中撤出。现在日子好了,“新三年,旧三年,接缝都是三年”的习惯早已过时了。人们的衣服是现成的,没有人自己做衣服,没有更多的东西可以弥补缝隙。床单和衣服是没有用的,如果不穿它们就会丢失,有些人会买衣服。来看看之后,我不喜欢它。如果我不喜欢它,我会扔掉它,再也不会戴它了。当然,凭着缝纫机的经验,布店不再是过去,衣服的图案也消失了。我谈论缝纫机的历史已有三十四十年了,现在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踩踏了。

有一天有机会使用缝纫机。那天我去女儿家,在椅子上看到一条小孙女的牛仔裤。两个膝盖上打了两个孔,我把它带回家了。我认为,使用牛仔布贴片不好,只是按照我以前给我的女儿穿裤子的方式。我找到了两种红色格子布,将它们切成两朵花,然后用缝纫机缝制。我小心翼翼地将它们锁起来,想着,女儿和小孙女会很满意的。谁知道他们不赞美我,但是说破洞牛仔裤现在非常令人兴奋,粘两块布并不尴尬。我只知道我的眼睛老了,跟不上时代。这是几年前的事,现在我再也不会做这么辛苦的工作了。

我的家人发现我没有使用缝纫机,因此被说服丢了好几次。我不能忍受,缝纫机就像是一个和我在一起已经几十年的老朋友。我还有很多旧衣服是用这台缝纫机缝制的。尽管我已经很多年没穿了,但我还是舍不得丢掉它们。当我看到它们时,我会记得缝纫机前一天晚上的辛苦日子。想起很多温暖的过去,想起我郁郁葱葱的岁月。尽管我爱上了缝纫机,但我知道“走到尽头”是一件好事。几十年来,缝纫机已经进入了少数家庭,似乎它们一下子涌入了数千个家庭。这是我们在中国发展与变化的缩影。它可以见证一个时代进步与变化的起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