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学赶深圳,青岛创投如何发展?

?

2019年全球(青岛)风险投资创业大会已于1月举行。在过去的一个月里,“促进风险投资风险投资十大发展”受到了极大的关注,风险投资企业的活力在青岛持续增长。与此同时,深圳可以采取哪些先进的实践和经验,如何学习深圳的风险投资风险投资模式,成为青岛和青岛风险投资机构最成问题的思路。

不久前,青岛证券交易所和创业投资行业协会在深圳举行会议五周年。两天之内,数十家青岛风险投资机构前往当地风险投资机构和科技公司进行访问,学习和交流,对青岛风险投资业的发展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提高容忍度的开放性,允许错误并允许错误

深圳是风险投资机构数量最多,发展最快的城市之一。风险投资机构的数量约占全国总数的三分之一,国内风险投资前20强企业中有一半在深圳。他曾在深圳创业投资公司工作多年,今年回到青岛创业投资前线的刘冬深有感触。 “包容和开放是深圳的文化。深圳的政府和公关/风险投资机构更具包容性。这是深圳创业投资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

目前,中国许多地区的创业项目都没有充分包含投资环境,包括银行,政府投资平台和风险投资机构。在这一点上,深圳要好得多。只要该计划符合要求并符合方向,就没有重大的商业问题需要投资。与此同时,政府的指导基金不会提出很大比例的回报要求,目的是支持小企业的天使阶段。

“在深圳的母公司基金的情况下,政府已经拿出50亿元人民币,基金没有收入回报。10年后,本金将被退还。”刘东说,我们看到了罗宇,广岐和大江。在这些成功的公司背后,深圳已有数千家公司倒闭。 “换句话说,风险资本本身就具有淘汰率。不能说每个投入的项目都能成功。“

深圳前海创头孵化有限公司总裁于登奎说得更加直截了当。他认为任何投资都符合法律,即宽容和错误。 “评估基金经理的水平,如果他没有错误率且没有错误率,那只会表明它过于保守。”于登奎说,风险投资允许风险,风险不等于危险。

风险投资出错后,调查调查,流程,后续步骤科学规范,反复试验后的风险控制机制越来越多。深圳创业投资也更加大胆谨慎,其愿景更加精准。

于登奎说,在有效组织投资行为的基础上犯错是正常的,这是一种积极的策略。包容性错误应成为行业共识。深圳创业投资发明了引导基金的模式。目前,深圳风险投资机构也承担了许多城市的指导性基金管理。这些政府资金也应该有一定的宽容和机制。

遵循市场规则引入系统并改善政策环境

谈到深圳,它与市场化密不可分。风险投资行业具有强大的市场导向性,是这个以市场为导向的环境的热点。同时,深圳依照市场规律行事,出台了一系列符合行业发展的政策措施,进一步推动了风险投资业的发展。

在1999年深圳创业投资成立之初,深圳市委,市政府为此设定了发展基调。总部设在深圳,面向全国,政府引导和市场化运作,按照经济法律行事,更接近国际惯例,并承诺“不投资,不投资人民”。自深圳创业投资成立以来,它已经实现了市场化运作。

本地母基金和指导基金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投资,这使得来深圳的青岛风险投资家深受学习。多年来,深圳风险投资家纷纷把握市场脉搏,融入潮流潮流,使南方风险投资家在资本市场得到广泛认可。相比之下,20年后,由于严格的地域限制,在一些地方,母基金不能投资两三年。这笔资金最终用于筹集资金和一般投资水平的资金,并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

对深圳而言,青岛正在不断完善政策,为风险投资机构的发展提供更好的政策环境。不久前,青岛发布了“十项促进风险投资发展的文章”。当地风险资本家都说,“这非常令人鼓舞!”

“优惠政策对风险投资机构具有强烈的吸引力。政府引导基金返还的资金比例从两倍减少到1.1倍,受到风险投资家的欢迎,这是非常好的。青岛股权董事长刘立勇风险投资协会和华耀资本董事长表示,他希望该政策能够得到有效落实并尽快落实到位。同时,他还加强了对外国机构登陆政策的实施,并支持在人员待遇,财政支持和效率提升方面,以稳健的政策,在青岛培育。更重量级的总部创建企业。

“专业人士做专业的事”。风险投资应该提高其专业性。

青岛风险投资家的另一个好感是深圳风险投资家的专业化。在他们看来,“专业人士做专业的事情”是深圳创业投资能够引领全国的重要原因。

“深圳的投资机构普遍非常重视专业化,并将有一个固定的团队,对轨道的趋势做一个非常深入的研究,结果相对更好,形成一个良性循环的生态系统。”山东大陈财智总经理秦铮表示,青岛的风险投资机构应该更加关注行业研究,如5G和物联网等行业的前瞻性和细致的行业扫描,并积极攻击潜在目标而不是被动地等待它们。

青岛Milestone Ventures总经理Guy Hongbo表达了同样的看法。他认为,青岛创业投资与深圳创业投资之间的差距主要来自经验,包括管理团队经验,项目投资运营经验和大型基金管理经验。 “风险投资的未来趋势必须是行业专业化或产业化。我们需要结合青岛的优势产业,在分割领域培养深刻的理解,尽快改进和提高。”

“深圳的风险投资不是基于引进,而是来自当地,并且有这样的氛围,而且真的很难做到。最需要的是培养一批本地投资者和投资机构。”于登奎说,青岛需要时间来围绕组织的“招聘和管理”和多层次的行业培养多层次的风险投资生态。

职业化的差距不仅在于业务层面,而且在于视野和模式。可可资本管理合伙人王岩在深圳工作。他认为,要向深圳的风险投资机构学习,他必须站在世界科技发展的最前沿,看看山东和青岛市场。从企业方面来说,有必要澄清未来的优势产业,并与当地的风险投资机构合作。